信托柔情与增值税若水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

春秋亭外风雨暴,何处悲声破寂寥。 

隔帘只见一花轿,∠想必是新婚渡鹊桥。 

吉日良辰当欢笑,为什么鲛珠化泪抛❤? 

此时◎却又明白了, 世上何尝尽富豪。 

也有饥寒悲怀抱,也有失意〓哭嚎啕。 

轿内的人儿弹别调,必有隐情在心潮。 

 

上面这段选自程★派经典《锁麟囊》,如果放在资管行业,倒也是增值税新政策下的心态写照。

&фnbsp;

▽ 恰如当前金融税收领域如日中天的赵国庆〤老师所言,“一句话规定,牵动资管行业”╢。信托总有千般柔情,也躲不过增值税白浪滔天。

&nbs∥p;

此前我接触过一家信托公司,是个国企,很规矩。财税〔2006〕5号关于信贷资产证券化下的营业税政策有一句话规定,受托机构从其受托Я管理的信贷资产信托项目中⿵取得的贷款利息收入,应¤全额征收营业税。这家信托公司一直按照这句话严格地申报营业税。但这样规范的公司未必℡遍地花┓开。

 

按照常理来说,财税【2006】5号文仅仅针对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,信托公司作为受╬托人其实也就是管理人缴纳营业税,↕但是能不能将这个政策引申到营业税Ⅱ下所有的资产管理产品呢?我个人对⿱此是持保۩留π意见的。但是财政部税政司和总局货劳司在解释新的140号文第四条的时候特别强调了,增值税和营业税一样,↗均是针对应税行为征收的间接税,营改增后,资管产品的征税机制并未发生变化。』从这个☑角度来说,不仅仅2016年5月1日以后你应该这么♡做,甚至营业税时代好像你也应该这么做。出来混,总是要◆还的。在这个基础上,▎▏我感觉不容乐观,不追溯似乎很难,但追溯似乎也很难。在中央财政捉襟见肘,四处寻找◀财源的情况下,你也很难学习西方人免税的那一套。再完美的理论也对付不了无米之炊。当然,如∽能皆大欢喜,∪倒也都让我们有了诗和远方!

 

↙ 管理人如和纳税,如何开票?是每一个资管产品单独▓去计算销项税额、进项税额,还是基于一个管理人管理的所有产品连同管理人&自身的固有资产业◑↔↕▪务一并考虑?这■些难题如果没有财政部税务总局两大部门的书面意≯见,恐⿹怕也很难落实。当务Ⅴ之急还是尽快出台具体的实施公告。

 

杨家才副主席在中国信托业年会上设置了信托八大分类,每一类都会涉及不同层面的增值税,税制的规范也会使得行业发展不再面临暗礁。

 

葫芦被按下去了,瓢又起来了,一切的一切都在考验征管当局的立法智慧(想想1804年的法国民法典、1892年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)。

以大家熟悉的管理人收取的管理费(服务费)为例,至少有以下两种处理方式:

第一、管理人收取管◐理费,属于直接收费金融服务。管理人开具增ↀ值税专用发票给自己(代表资管产品),同时发生销项和可以┈┉抵扣▌的进项;

第二、视为自我◣服务,参照财税【2016】36号文附件一第十条第(二)项&l☆dquo;单位或者个├体工商户聘用的员К工为本单位◤或者雇主提供取得工资的服务”列入Л非经营活动不征收增值税。

我个人不主张将管理费发票开给委托人或者资金使用人。

 

无独★有偶,民生信托也开始备战备荒,140号文的影响开始了。ミ民生信托的这个公告在民生信托官网的首页就可以查到。